“锐”眼能把人看透

每年从大连周水子机场出入境的旅客达110多万人次。在这些旅客中,不时潜伏着一些企图利用假身份蒙混过关到国外“淘金”的人。在周水子边防检查站的检查人员面前,他们都原形毕露。

当他们在领队带领下走向验证台时,黄兴彦走了过去。这伙人的出境证明上写着在某国当船员,并且是第二次出境。黄兴彦问其中一位“船员”说:“你到船上是当大副、二副还是清洁工?”那位乘客有些犹豫,答道:“当清洁工。”

凭借在大连边防检查站的工作经历,黄兴彦了解船上一般不设专职清洁工。这伙人在接受询问时,漏洞越来越多。

检查员通过询问获知:送这伙人的头目还在机场大厅外等候消息。黄兴彦派人到大厅外对这个头目说,一个船员把证件弄丢了,请他进去协助处理。

这个头目被抓获后,网越撒越大。12月2日,8名中外籍“蛇头”织成的犯罪网络被彻底摧毁。

2005年9月21日,检查员郭晓岚遇到了一组准备赴日的出关旅客,这群人回答询问时犹豫躲闪,漏洞百出,郭晓岚一下看出了问题。

趁着对话和检查证件的工夫,郭晓岚悄悄按响了警铃。20多分钟后,领头人已经交代,他们是由“蛇头”组织、企图借辽宁省女子垒球队赴日本参加热身赛之机,装成随行人员蒙混出境的。

2005年7月的一天,一位持中国因私普通护照和马来西亚旅游签证的福建籍女青年周某引起了检查员张云的注意。这名女子自称到马来西亚去探亲,却说不清为什么要千里迢迢从福建辗转到大连出境。

检查员对周某随身行李进行简单检查,并未发现周某随身携带第二本护照。但多年的工作经验告诉张云,周某此次出境的目的绝不可能如她所讲那样简单。

随后,从航空公司得到的消息验证了她的想法:有人持外籍护照帮周某办理了登机手续。那么周某的第二本护照一定在帮她办理手续的人身上。

自以为大功告成的周某彻底放松警惕,拎着行李迫不及待地冲进隔离厅。在二楼楼梯转弯处,她四下张望,突然转过扶梯,疾步走向一名坐在角落的中年男子。

在确认无人跟踪后,男子从背包内拿出一摞东西交给周某,经过简单交流,两人起身准备登机。当一直待命的边检执勤人员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周某明白了一切,交代了自己企图持外国护照由日本偷渡至第三国的事实。而那位神秘的中年男子,也低下了头。

每一起案例都是一个“蛇头”和企图偷渡者与出入境边防检查员之间的猫鼠游戏。黄兴彦说:“对手时刻都在研究我们,因此我们也要时刻总结,时刻变换打法,提高技术含量。”(孙模同)新华社沈阳1月21日电

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违法犯罪分子也在不断变招,不断玩起“新花样”,企图逃脱“天网”。这就要求我们的执法者,都能像周水子机场的边检人员那样练就一双鹰样的“锐”眼,守护国门,守护和谐安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