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危机”严重威胁棒球运动及所有从业人员

站在记者面前的马琛凯身形魁梧,面容黝黑,典型的一条西北汉子。48岁的马琛凯是兰州人,现任广东棒球队主教练,十运会是他带领广东队连续参加的第3届全运会。在无锡赛区广东棒球队的驻地里,老马向记者聊起的并不是广东队完成夺牌任务的前景如何,而是他心底里另一种深深的忧虑。

老马从15岁开始接触棒球,并逐渐成为一名专业棒球运动员,从事了30多年棒球事业的老马如今在行内早已是“元老级”人物。他曾代表甘肃队参加了三运会和四运会。退役之后,老马担任甘肃队主教练,并带队参加了六运会和七运会两届全运会。1994年底,广东因要组建棒球队,聘请他出任主教练,他也因此举家南迁广州。

“当年广东有棒球、垒球、男女曲棍球、男女手球共6个项目新组队。棒球队组建不久,我们就在八运会上夺得铜牌,是6个新组队项目中成绩最好的一个。”提起往事,老马仍历历在目,“刚来广州那时,我最不适应的是湿热的天气,嘴角总是起泡。现在一眨眼,我已经在广州生活了快11个年头了。当年的其他5个新建项目的教练全都离任了,只有我直到今天还继续留在一线带队。”

由于在五运会上没有被列为比赛项目,中国的棒球运动经历了一个低潮,作为过来人,老马对此很有切肤之痛。而广东队3年前也曾经历过一次“生存危机”。2002年,只有4支球队参加的首届棒球联赛结束后,广东队名列倒数第一。此时国家体育总局小球管理中心作出了一个令老马和他的球员们都非常震惊的决定:当年联赛最后一名队伍必须和四川队进行附加赛,胜者参加次年的联赛。

老马当时对此想不通,但最后比赛还是要进行。第一回合比赛在广州进行,广东队在一场滂沱大雨中艰难地反败为胜。第二回合移师四川,广东队惨败而归,决胜的回合放在上海打。当时已经是12月了,球队一出上海虹桥机场便遭遇凄风冷雨,到球场训练时,场地甚至结起了冰茬,老马的心冷到了极点。“一般大赛前都讲究减压,但我当时直接就给球员施压,我说输了比赛就等于输了我们的生存空间。结果球员们很争气,那场比赛我们最后赢得很漂亮。比赛一结束,我就跑到洗手间放声痛哭,长这么大,我从未如此哭过……”说完这段往事,老马的情绪又不自觉地激动了起来。

而棒球运动员退役之后的那种痛苦和无奈,在老马脑海有两件印象特别深刻的事情。八运会时,河南队在输掉一场关键比赛被淘汰后,一名河南队球员仰躺球场,泪流满面地大喊:“4年了,我啥都没了。”这名球员以一次失败结束了他的棒球生涯。而老马以前有两名球员退役后去了厦门航空公司当职员。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份很体面的工作,但后来这两名球员再见到老马时却告诉他,他们的收入其实很低,甚至无法和在队里时相比。“我十运会之后还能不能继续干真的不知道。但我更担心的是我的球员,他们真的很单纯,只想着打好每一场比赛。”

老马所担心的是因为国际奥委会今年7月所作出的一项决定:从2012年伦敦奥运会起,奥运会将不再设棒球和垒球项目。“国际奥委会当时的决定让我们感到很意外,本来我们都以为最有可能砍掉的是现代五项。消息传开后,我们很多国内的从业者都感到忧心忡忡,谁知道今后大家的命运是怎样的呢?”老马说,“广东的条件在全国确实算好了,国际奥委会的决定暂时还不会对广东队有太大影响,但其他条件不好的地方队的命运就很难说了。这次十运会后,肯定会有队伍解散的,比如甘肃队就很危险。”说到这里,老马的眼中泛起一丝泪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