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水利骏业创高教之先助华夏安澜河海大学不负邦人期!

作为世界上河流最多的国家之一,我国960万平方千米的大地上嵌套着4.5万余条江河,日夜奔腾,川流不息,给这片土地上的子民带来了极为丰富的水资源。但同时,中国还是世界上水旱灾害最多的国家之一,有文献记载以来,1092次水灾、1056次旱灾,让数千年的中华文明发展史成为一部人与水旱灾害的抗争史。

但,从2242年前的那一天起,秦始皇统一六国,这意味着在之后的几千年间,我国将比其他任何国家都更容易调动庞大的人力,来不断启动那些史无前例的超级工程,包括动用数万到数十万人修建的大型水利设施。先辈们积攒经验,后辈们传承薪火,不断拓展、连接、导引自然水系并开凿运河,交联四海,促使中国发展成为全球大型水利设施最发达的国家,没有之一。

从一个多世纪以前的江河泛滥,民生凋敝,到如今华夏安澜、河清海晏,近10万座拦蓄近9000亿立方米库容的水坝巍峨矗立,我们用了一百余年。

在这段征服大江大河、高山峡谷、海峡海湾的叙事诗中,有一个闪光的名字,有一批实干的英才,有一群热血的青年,他们以“横流浩劫永断绝,拯救数兆黎”为崇高追求,以“天下有溺犹己溺,此志毋稍驰”为卓绝使命,他们是专业领域内的绝对王者,在祖国的无数条江川湖海中,都留下了独有的足迹,在水利方面创造了无数第一。

正如清初历史地理学家顾祖禹,在其传世著作《读史方舆纪要》文首即开宗明义道:“天下之形势,视乎山川,山川之绝络,关乎都邑。然不考古今,无以见因革之变;不综源委,无以识形势之全。”如今我们站在新的历史节点,回首再看河海大学的发展历程,每一步都更加意味深长。

1840年后,我国内忧外患,国贫民弱,尤其是原本富庶的黄淮海平原,由于历史上黄河多次决口改道,严重破坏了水系,几乎无年无地不遭水患,以导淮为中心的水利建设问题被提上了议事日程。同时,面对列强的侵略和国家民族的危亡,许多志士仁人力主学习西方的科学技术,纷纷兴学校,办教育,开民智,培养各种专业人才的实用教育也开始兴起。两相碰撞之下,河海大学的诞生显得如此顺理成章。

公元1915年,农历乙卯,在风云动荡下暂时安宁的中国,实业家张謇先生创办了河海工程专门学校,中国第一所培养水利人才的高校在南京宣布建立,一簇微弱的星星之火就此点燃,并在之后的数百年间葳蕤蓬勃,长明不息;

公元1952年,农历壬辰,南京大学水利系与交通大学、同济大学、浙江大学等高校的水利系科以及华东水利专科学校组建华东水利学院,这所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所独立的、规模最大的水利高等学府,掀开了我国水利高等教育事业发展的新篇章;

公元1985年,农历乙丑,河海恢复传统校名“河海大学”并沿用至今,正值其70周年校庆,亲笔题写校名“河海大学”,从此,河海进入了改革发展的新阶段,向以水利为特色,工科为主,多学科协调发展的高水平大学高歌猛进。

1998年首批进入“211工程”重点建设行列的高校之一;2017年入选“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名单,水利工程、环境科学与工程入围一流学科;同年第四轮学科评估,水利工程学科斩获A+,土木工程、环境科学与工程2个学科跻身全国前10%;2022年再度坐稳“双一流”宝座……

缘水而生、因水而为、顺水而长,从风雨砥砺之河海工程专门学校,到含英吐华之华东水利学院,再到蓬勃兴盛之河海大学,历经岁月涤荡、更遇几度变迁,河海于天长水阔中激荡碧野,在斗转星移里结满殷实。

如今的河海大学,是教育部直属全国重点大学、首批具有博士、硕士、学士三级学位授予权高校、“985工程优势学科创新平台”建设高校、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高校,被誉为“水利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培养的摇篮和水利科技创新的重要基地”。

在一个多世纪的旅程中,河海大学奋楫笃行,揽获一身荣光,并转身汇入江河,风正扬帆,如今正在驶向新的航道。

要想在风大浪急的竞争中杀出重围,谁来掌舵?何人执桨?河海早已给出了答案。

20世纪初,为探索治水救国之路,以黄炎培、许肇南、李仪祉等为代表的一大批英才俊杰汇聚于河海,将西方现代水利科技和教育理念引入中国,为中国水利高等教育和水利科技事业兴盛奠定了基石。

李仪祉,著名水利学家和教育家,我国现代水利建设的先驱,历史治水名人。他参与创办了河海工程专门学校,主张治理黄河要上中下游并重,防洪、航运、灌溉和水电兼顾,改变了几千年来单纯着眼于黄河下游的治水思想,把我国治理黄河的理论和方略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严恺,河海老校长,两院院士,一生治水,为筹办华东水利学院殚精竭虑,终身致力于中国江河治理和海岸带的综合开发利用,为中国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也为中国治水事业留下了宝贵的学术成果;

徐芝纶,河海大学力学学科的创始人,中国科学院院士,他是著名的力学家,更是杰出的教育家,其编著的《弹性力学》等十余部工程力学教材为中国工科院校广泛采用,为中国工科基础理论教育倾注毕生心血,一生都坚守在教学与科研的第一线,为中国力学与水利水电工程的教育和科研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昔大禹,后李冰,今仪祉,河海学子尊先贤为师,以前辈为范,用如椽巨笔,在河海交汇处施以浓墨重彩,描绘出一片充满希望的伶仃绿洲。

江苏地区传播马克思主义第一人张闻天从这里走出,“真理在谁手里,就跟谁走”是他一生的坚持;新中国水文高等教育的奠基人刘光文从这里踏出,在他的领导下,中国第一个水文系从无到有,从弱到强;许心武、汪胡桢、须恺等德高望重的治水先驱均从这里出征,他们从此处奔赴治水一线,跟潮汐打游击战,潮来我退,潮退我进……

2005年,时任水利部部长的汪恕诚,在做学术报告时曾宣读过这样一组数据:“在水利部机关各司局河海大学毕业生占干部总数的20%,水利部各司局的干部在河海大学学习或工作过的占25%,全国水利系统厅局级领导干部有30%毕业于河海大学,全国水利系统总工程师有35%毕业于河海大学,在河海大学学习和工作过的两院院士有12位、省部级领导有20位。”

迄今为止,河海大学有3535名教职工,其中的1540名教师具有高级职称,还有596名博士生导师、5位院士、近百位“国字号”人才,近20位省级教学名师及省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他们曾在水利馆里凝神于坝工图纸的一笔一划,曾在闻天馆里沉醉在水力学知识的一点一滴,曾在北教楼里钻研着水文学原理的一字一句,并将这些原理一一传授,为我国培养了25万余名优秀学子,乃至于“全国任何一个水利单位,都有河海大学的毕业生。”

这些从河海大学走出的学子,虽一人如一颗水滴,但当他们凝聚链接,将迸发出不可估量的巨大能量,为我国水利事业做出难以磨灭的贡献。

从长江三峡水利枢纽、黄河小浪底、葛洲坝、南水北调,到江苏沿海开发、长江口深水航道治理、大亚湾核电站、再到港珠澳大桥建设、京沪高铁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建设等重大工程,甚至于全国海岸带滩涂资源、节水灌溉、太湖流域综合治理、平原地区河网治理、南北极科考等重要研究,无不与它紧密相连。

江河湖海,碧野平川,河海人的足迹踏遍五湖四海,“哪里有水,哪里就有河海人奋斗的身影,哪里有水,哪里就有河海大学作出的贡献”。

从1990年起,一个个举世瞩目的世纪工程,在此后的20年间依次登场,这其中就包括跨越上千千米,从长江流域向华北调水的南水北调工程,和搬迁移民100多万人,总库容393亿立方米的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

三峡水利枢纽,这一举世瞩目的超级工程,项目的首任负责人陆佑楣院士正是河海人。面对世界级技术难题,数万名科技工作者经过数十年的联合攻关,在枢纽总体布置和枢纽工程、巨型水轮发电机组设计制造、工程运行和生态环境保护、工程管理等方面取得一系列重大技术突破,有力带动了我国水利水电事业的发展。2020年1月,河海大学作为参与单位完成的“长江三峡枢纽工程”获得2019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

南水北调,这一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中国河”建设运营过程中,同样活跃着一群河海人,其首任负责人张基尧,就毕业于河海大学。截至今年1月,南水北调东、中线亿立方米,大大缓解了北方的缺水问题,因为有了“南水”,北京甚至可以直接安排之前的供水主力密云水库“休养生息”,打破了这片土地上原有资源限制,开启了一场规模巨大的生态行动。

家喻户晓的小浪底大坝,是中国最高的斜墙堆石坝,就是这样一座大坝,让小浪底水库的蓄水量达到126.5亿立方米,超过2个太湖。正因如此,黄河下游的防洪标准得以提升至1000年一遇,让近1亿人口免于水患,而河海大学同样为此提供了重要的人才保障和科技支撑。18年10月,河海大学与水利部小浪底水利枢纽管理中心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全面加强双方合作。

从1937年中国人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座公铁两用桥钱塘江大桥落成,但为抵御日寇,不得不被大桥的设计者、曾任河海工科大学校长的茅以升先生亲手炸毁时,河海人就憋着一口气,攒着一股劲。到现在,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水电站在中国,世界上最高的大坝在中国,世界上最强的水电“心脏”单机容量百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也在中国。

这一切,不仅是人类经济史和建设史上的奇迹,更是中华民族5000年文明史、近百年屈辱史上足以告慰先祖的奇迹。

而这些工程建设的背后,河海大学的身影愈发清晰,他们为我国境内无数条奔腾怒吼了数千年的“水龙”带上了牢不可破的辔头,一步步完成了这场蓝色星球上前所未有的地标塑造,原本桀骜不驯的江河也不得不在此收敛它们的脚步,积攒能量,并将其转化为电力。届时,这些电力将跨越西南的高山峡谷,通过各级高压输电线路,送往近两千公里外的华东地区,为“西电东送”这张壮丽的网络注入新的能量。

其实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河海大学将一直服务国家重大战略、行业需求及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事实也的确如此,河海大学承担了一大批国家层面重点、重大研究计划和重点、重大工程科研项目,实现一系列引领性、原创性和标志性成果产出。2010年以来,河海大学获国家级科技成果奖30项,部省级科技成果奖700余项。

站在2022,回望1949,70余年弹指一挥间,水电资源的分布重组,使得我国终于终结了衰落,十亿级人口的工业化进程,灿若群星的城市崛起,无与伦比的规模效应,让我们逐渐接近一个梦想,它是一代又一代中国人从1840年起,就没有停止过强盛梦想。而中国今天之所以能成为所谓基建狂魔,成为全球大型水利设施最发达的国家,不仅是因为我们抓住了历史的机遇,更因为我们有一群伟大的人民,有一群可爱可敬的“水之子”。

是这些伟大的基石,是这一颗颗穿石的水滴,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帮助中国渡过内卷,又低下头,完成了大基建。

但,必须明晰的是,现代水利的发展无法一蹴而就,它需要一个迭代的契机,一个升级的抓手。

这个契机和抓手与乡村振兴的新“武器”有着惊人的耦合,那就是——数字化。近年来,水利部明确要求加快水务现代化建设步伐,广泛采用现代信息技术,努力做到监测手段自动化、信息采集立体化、数据处理智能化、服务产品多样化,建立与时代发展同步的现代水务业务体系。

随着国民经济的迅猛发展,水利工程在国民经济中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大,国家提出建设“数字水利”的目标,可以肯定的是,水利可视化监测系统的建设是现代水利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趋势,而数字化也已被纳入中央视野,成为推进中国前行及水务升级的利器。

对此早有准备的河海大学,在时代的大转型下显得格外从容。面对未来大势,河海大学着力在专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突破,迅速调整优化了现有学科专业布局,重构水利工程学科专业结构,用信息技术智能装备和数字化改造提升传统专业。

在近日公布的2021年度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和审批结果中,河海大学申报的智慧水利、土木、水利与海洋工程、船舶与海洋工程、智能制造工程、马克思主义理论、运动训练6个本科专业全部获批。这其中,智慧水利为审批类专业,系全国首创的交叉复合型专业,至此,河海大学本科专业总数达71个,覆盖工学、理学、管理学等9个学科门类。

其实早在2018年,河海大学就面向“智慧水利”应用,基于“天-空-地-网”水利大数据成立了水利大数据研究中心,旨在研究大数据、云计算、机器学习等新技术,培养水利与信息学科交叉人才,服务水利智能化发展。不到五年时间,该研究中心已斩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国家和省部级科技进步奖和教学奖多项,主持国家及省部级项目50余项,研究成果在水利部、国家防总等20余家省级以上水行政管理部门推广应用。

在此期间,河海大学又与中国电信跨界合作,挂牌成立了“智慧水管理联合实验室”,用以推进水利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升级,聚集行业顶尖人才,聚焦“智慧水管理”领域开展技术研究及验证。同时,该实验室将基于水利工程智慧建设运营、水旱灾害智慧防御、城市智慧水务、智慧灌区等多场景智慧应用,依托中国电信覆盖全国“2+4+31+X”的云网基础设施,共同打造智慧水管理的产业生态。

日前,水利部出台19项具体工作举措,推动水利项目加快建设,在未来,智慧水利将进入高速增长的阶段。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表示,2022年,我国智慧水务行业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79亿元,到2026年,将达到370亿元。

作为世界上开建大型工程数量最多的国家,并非因为中国人偏爱大型工程,而是巨大规模的市场可以从大型工程获得足够的溢出效应,从而形成正反馈,也许这就是中国成为“基建狂魔”的根源。

而可以预见的是,河海大学,或将成为这场“数字基建”的重要推手和关键引擎,促使我国率先完成从现代水利向智慧水利的过渡。

一百零七年星燧贸迁,赓续传承,河海大学盘踞中华文脉,改写了中国几千年充满血泪的治水史;

一百零七年光阴变换,风起云涌,河海大学立足十朝都会,浓墨书写了大半部中国水利工程发展史;

一百零七年乘风破浪,披荆斩棘,河海大学矢志于华夏安澜,终于描绘出了“潮平岸阔,风正悬帆”的时代画卷;

从开创中国水利高等教育肇始骏业,到引领全球水利高等教育蓬勃发展,河海大学矢志于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勇担使命,步履不息,屹立江河之上,坐镇群山之间,秉上善若水之意,御洪流浩劫之害,引华夏水利之先。

从1915至2022,河海大学校如其名,恰似一条河流,从上游的激荡与澎湃,到下游的沉稳与平静,最大限度泽福更广阔的平原与众生,正如当下被频频提及的“流深”一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